《玉女心经》

《玉女心经》

最近,杨明刚刚完成了公司一个大计划项目,就开始重新读一遍《神 侠侣》。这一夜,他睡在床上,看得津津有味┅┅杨过正在与小龙女练玉女心经。追段文字虽然绝不色情,但每次都能引起杨明很多幻想。突然,眼前一片黑暗,所有电灯都在这一刻熄掉,杨明望向窗外,一片漆黑,对面一幢一幢的大厦平时光照通明,现时却变得一片死寂。只有天上的星,天上的月,一阵行雷,一阵闪电,风云变色。杨明知道一定是停电,真奇怪!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大停电了。在这一瞬间,有人拍他肩膊,吓了他一跳。“谁?谁呀?是谁?”杨明大叫。“小子,小子,你猜我是谁?”“你别伤害我,你要钱我给你,你要偷束西尽管偷,我甚麽也看不见。”“你当然看不见,我却看得很清楚。”“你戴了红外线眼镜。”“甚麽红外线,我练了千里眼,没有月亮也看得到十里以外。”“你不要玩我,要钱拿钱,我胆子很小的。”“嘻!我是周伯通,来带你走。”“周伯通?王重阳的师弟?你┅┅你也是武侠小说迷?”“周伯通就是周伯通,来,我带你去看小龙女。”“小龙女?你真会开玩笑,你┅┅”话未说完,突然一声响雷,好像打正杨明的住所,杨明感觉地一震,头一晕,便迷迷糊糊地跟着周伯通走。走了一会儿,来到一个森林,周伯通走得很快,杨明根本跟他不上,被周伯通抓着背,像飞似的向前奔。也不知走了多久,周伯通与杨明停了下来,躲在一棵树後。杨明问∶“这是甚麽地方?”周伯通答道∶“活死人墓,你看那边!”杨明往周伯通手指之处一看,见到一男一女,穿着古时剧服,互相拉拉扯扯。杨明心想∶“一定是在拍电影。”他们再往前面一棵树走去,偷听他们说些甚麽。男的说道∶“不成的,要姑姑脱去全身衣服,太难为你了。”女的道∶“过儿,怕甚麽?我每天也脱光衣服洗澡,我看不出有甚麽问题。”男的说∶“姑姑,但你找男女有别┅┅”女的道∶“男的女的也都是人一个嘛,我就是想看一看男孩子的身体与女孩子有何不同?”男的望着女的,脸红起来∶“姑姑,你真的想看过儿身体?”女的好肯定地说∶“对!我要看,难道你不想看看姑姑的乳房、姑姑的大腿、姑姑的肚子及下阴吗?”“我想,但我怕忍不住会做出对不起姑姑的事来。”“过儿,别多心,我们脱光衣服便可以练玉女心经。”“玉女心经真的呵以天下无敌?”“又没有人练过,这是租师婆婆与王重阳祖师爷的心血,他们练成之後,还未曾在江湖上使用过。”杨明觉得自己已经进入了武侠世界之中,眼前的男女就是杨过与小龙女。小龙女替杨过脱衣服,杨过首先露出他的阳具。小龙女见到,便一手抓住小棒道∶“这是甚麽东西?”杨过大叫∶“姑姑,别太用力,好痛哟!”小龙女道∶“你不告诉我这是甚麽,我死也不放。”“我说了,这是阳具。”“你姓杨,便有这阳具,我没有姓,所以甚麽具都没有。”小龙女若有所失地说。“也不是,先让我替你脱了裤子再说,你也有好东西呢?”杨过先把手伸入小龙女裤管里,轻轻抚摸她的小腿。小龙女缩一缩脚,说道∶“你干甚麽摸我小腿好痒!”“不是很舒服吗?”杨过手指一直向上游动,摸过膝头及大腿。“也挺舒服,从来没有人摸过我的脚。”杨过道∶“我要在亲眼见到姑姑身体之前,先用手摸清楚。”“为甚麽?”“姑姑神圣的身体,过儿要慢慢的品尝,欣赏。”“过儿,你对姑姑真好。”杨过轻轻将小龙女的裤子扯下,杨明和周伯通在旁边偷看,看得杨明血脉沸腾。裤子脱去了,小龙女裸体太美了,叫杨明惊叹得不断喘气,下身也自然地胀到很大很大,并且渗出了透明的分泌物,弄湿了裤子。周伯通见到便装出一个滑稽的鬼脸,在杨明耳边说∶“别那麽快便出精,更精彩的还在後头!”小龙女的身子与其他女子完全不同,她的肌肤白如雪,滑如玉,白玉之中透着淡淡的粉红,身体里面像有一个微弱的光源,柔柔的散发着光彩。在灿烂的星光之下,小龙女就似一尊白玉观音,神圣得叫人不敢正规。杨明十分兴奋,很想走上前摸一摸,幸好给周伯通拉住。说回杨过,他呆呆的望着小龙女身体,一动也不动,小龙女等了良久,等得不耐烦了,便说∶“过儿,是不是姑姑的身子不美,比不上其他女孩子了?”杨过如梦初醒,忙摇头道∶“不是,不是,姑姑的身子是天下间最美的了。”小龙女问∶“你要说实话,除了姑姑,你还看过谁人的身子?”杨过说∶“我甚麽都不瞒姑姑,那次看了李莫愁,是无意中看到的。”“你说,我的身子与她比较,美在哪里?”“这个嘛!姑姑的身子柔若无骨,最美是那个洞洞,外面的毛发特别幼细,比甚麽都美!”“嘻嘻!你知道祖师婆婆教过我甚麽?”“不知道,你说吧。”“她教我每天在白玉床上,磨擦我的下身及胸部,她说这样可以保持身段美好,而且┅┅”“而且甚麽?”“而且是练成上乘武功的第一步。”“甚麽上乘武功?”“就是玉女心经嘛!来,我练一回给你看看。”小龙女飞身而起,双腿一开,只见她的耻毛开始变白,而且越变越长。小龙女摆动身体,仿如仙女散花,突然她向着树顶一叫∶“我发。”两只小乌分别跌下,跌在杨过跟前。杨过问道∶“你用甚麽厉害暗器?”小龙女道∶“就是我的耻毛,可以柔如丝,也可以硬如铁,你摸一摸看。”杨过用手指去摸,马上缩手,说道∶“太硬太尖了,都变成了小针,真厉害!”小龙女道∶“还有更厉害的,你先拿武器,姑姑跟你过几招。”杨过拿了剑,问道∶“姑姑你用甚麽武器?”小龙女道∶“我用这个!”小龙女身体转动,下体的耻毛一扯,便化成一把剑,随着小龙女身体的摆动而挥动着,与杨过打了起来。杨过一边打一边问∶“姑姑好厉害啊,这一招叫甚麽名堂?”小龙女道∶“这一招叫女阴弄剑。”杨过打得无法招架,便把武器丢了,双手抱住小龙女那把“耻毛剑”。小龙女道∶“你不打了?”杨过道∶“不打了,硬打不是你的对手,我要用柔情来今你贴贴服服。”杨过抱着“耻毛剑”,便用舌头去舔,用嘴唇去吻。“过儿,别这样,好痒的!”“等一下姑姑便会尝到好处。”小龙女的耻毛渐渐回软,好快就变回正常,围着小龙女的阴道口飘然垂下。杨过的舌头转移到了小龙女的阴道口,两片阴唇,在雪白的大腿相映之下,显得特别红,份外娇,份外嫩,份外动人。杨过轻咬小龙女阴唇,发觉两片红唇有一种奇异的香味。这种香味,只有处女才会有,而且,只有小龙女才会如此香浓。杨过道∶“姑姑的身子好香好甜。”小龙女道∶“这也是祖师婆婆教我修练而成的。”“是如何修练法?”“我从八岁开始,便每日摘新鲜的花朵放在阴户之内。”“原来是花香。”“这也不全是,我每日午睡时,都会裸着身子,张开大腿,让蜜蜂到来采蜜。”“你说蜜蜂在你阴户内采蜜?”“对呀,蜜蜂就从这里爬进去。”小龙女张大阴道口。“你不怕蜜蜂叮你吗?”“才不会,蜜蜂都是我的朋友,我还给每一只蜜蜂起一个名字呢?”“起甚麽名字?”“我把名字刺在它们的翅膀上。”“它们在你的内阴采蜜,是何种感觉?”“十分快活,它们有的在我阴内振翅,振动我的阴核,有的在里头转动,叫我欲仙欲死。”“你这是跟蜜蜂交合了?”“我不管是不是交合,总之,蜜蜂跟我是好朋友,也是情人。”“怪不得你的阴核有蜂蜜之味。”杨过舌头顶着小龙女的阴核,品尝那种香甜之味。

小龙女毕竟是血肉之躯,兼且未曾人道,如今被杨过如此把弄,身体便起了变化,喊道∶“不得了,我下体要着火了。”“才不是着火,是快活才真!”“对了,据玉女心经所载,男女就是要在快活之时,互相合体,然後开始修练。”“好!那我们便开始合体。”原来杨过早已兴奋万分,下体有如一支小剑,有随时出鞘,行刺秦王之势。杨过吐出阴核,转换体位,便与小龙女合体。两个器官一经结合,就如电击,两人身体震动,小龙女双手紧紧抱住杨过,喊道∶“过儿,姑姑快活死了。”杨过道∶“姑姑,我们开始练功吧!”小龙女道∶“好!你我先运气丹田,我要将你任脉打通。”杨过照做,小龙女双于紧按杨过灵盖穴,运起至阴至柔的真气。只见她双手冒烟,贯入杨过灵盖穴之内,小龙女喊遭∶“吸我乳穴。”杨过道∶“你要我吸吮你的乳房?”“对!你不见我乳房比平时大了一倍吗?”“对呀!是甚麽原因?”“我毕生功力,已经集中在一对乳尖之上,你用力吸,水火交融,阴阳相合之时,便可以修练玉女心经的招式了。”“好,我吸!”杨过抱住小龙女双乳,吸个不停。此时,周伯通道∶“这小丫头年纪小小,功力果然深厚,乳气吸之不尽。”杨明道∶“我也想上前吸一口。”周伯通道∶“切切不可,这时有任何滋扰,他们也会走火入魔。”杨明道∶“我忍不住了,我的阳具要爆开了!”在杨明偷窥小龙女,杨过练功之际,一个全真派弟子尹志平亦正在偷看。尹志平被小龙女雪白的肌肤吸引住,他如痴如醉,不自觉地一步又一步走近他们。小龙女首先发现了尹志平,这一惊非同小可,那时便血脉倒流。本来是小龙女将真气源源输入杨过体内,这一惊,小龙女身体就似有一股吸力,将杨过的血液吸出来。这时,杨过正在与小龙女交合,杨过感觉下体不斯有精液流出,却又流之不完,泄之不尽。周伯通知涟事态严重,马上抢上前,一掌打发了尹志平走。接着,周伯通对杨明道∶“小兄弟,我们要合力救一救他们。”杨明道∶“我又不懂武功,不知如何救法?”周伯通道∶“我问你,你是不是男人?”“我是,当然是呀!“那麽,你有没有男人的性具?”杨明好自然地摸一摸自己下体∶“当然有啦!”“那便可以,你瞧,杨过的阳气已经被小龙女吸得乾乾净净,再下去便要精尽而亡了。”杨明道∶那麽!我们把他们分开便行,不是吗?”“答中了一半,分开之後,小龙女无阳可吸,马上就会阴气攻心而亡。”“那麽如何?”“先分开他们,你便代替杨过被她吸精。”“不成!要我当替死鬼?”“也不是,小龙女一边从你阳物吸精,我便一边将阳气输入她乳房,很快便会没事的。”杨明见到小龙女的肉体,已经欲火难禁,心想∶“能够与她一夕风流,做一只风流鬼又如何?”於是,杨明便依周伯通之言行事。小龙女兴杨过一分体,小龙女便开始发冷,身体愈来愈冷,眼眉,颈项都薄薄地盖了一层冰霜。小龙女的下体比其他女人精致,不大不小,阴唇娇嫩,耻毛幼细。杨明望了一眼,便已冲动不已,呆呆地望着。周伯通大叫∶“你发甚麽呆?还不进入,她便会死!”杨明醒一醒,便将阳物插入小龙女身体。小龙女的身上飘着幽香,杨明摸一摸她两腿,再摸一模她双股,小龙女微张媚眼,对杨明笑了一笑。杨明不敢太用力去抽,深怕会弄痛她的身体,小龙女却道∶“恩公,你要用点力,插进花心,我才可以吸到你的精气。”杨明便试着一刺到底。龟头感觉到一个又软又滑的“小枕头”在花心迎接着他,他抽出再送,送了几次,小龙女便开始有点反应。周伯通双手按住小龙女乳房,叫道∶“哗!如此幼滑的奶奶,俺老周也是第一次见到。”周伯通为人疯疯癫癞,但满身都是上乘武功,他一抓便抓中小龙女乳穴,将阳气慢慢传入她的体内。小龙女很快便恢复了元气,张眼望一望杨明,见杨明满头大汗,说道∶“真多谢这位大侠相救,小女子无以为报。”杨明道∶“助人为快乐之本,何必客气。”小龙女道∶“我一定要报答你,不如,我教你一两招玉女心经好吗?”“玉女心经?练了有何好处?”“嘻嘻!练好了可以壮阳健体。”杨明道∶“那太好了,快快教我。”小龙女道∶“瞧着!”她用两只手指按着杨明全阴之处,压着阳物,然後用花心顶住龟头,说道∶“大侠,你运气吧!”“好!甚麽谷气、晦气、叹气我都运出来了!”杨明感觉下体愈来愈冷,好似有一股冷气沿住阳具输入自己体内一样。初时十分难受,但突然间“噗”的一声。小龙女道∶“别怕,我已经助你打通性穴。”杨明不知道什麽是性穴,只觉得下体十分舒畅。小龙女道∶“下一步就要你射精。”杨明道∶“你压住我下体,精液如何能出?”“且看我吧!你运劲。”杨明运劲使力,小龙女突然松开阳具及会阴要穴,杨明即时便将精液喷出。这一刹那,小龙女再用力一压,将精液止如是者一松一放,弄得杨明十分兴奋。最後,小龙女大叫∶“射吧!”此时,会阴输精之口大开,精子兵团如入无人之境,个个抢先而出。一下子,白液向外喷出,这一喷可真非同小可,射向五米外的大树之中。此大树已有千年根基,树干足有三个人环抱之大,精液如激流将大树射穿,穿了一个小洞。周伯通上前一看,吓了一跳∶“真厉害,这是甚麽武功,我也要学。”“这是玉女心经的其中一式,也就是精子神功,不过,只怕我不能够教你。”杨明道∶“真厉害,以後我自己练可以射得如此劲吗?”“你自己如何能弄出精液来?”小龙女问。杨明道∶“我┅┅我┅┅我可以手淫。”周伯通回应道∶“我也可以手淫。”小龙女道∶“找不懂甚麽是手淫┅┅”杨明道∶“算了吧,不如我们再练。”此时,鸡已鸣,天已白。周伯通道∶“杨兄弟,天亮了,我要带你走。”“我不走。”杨明道。“你不走便要永远留在这里,不能再回去。”扬明无可奈何,唯有跟周伯通回到家里。杨明发觉自巳躺在床上,手里拿着小说,心想∶“是不是梦呢?”他无法解开这一个疑团,因为,这一切一切都那麽真实。一个礼拜以来,杨明每日都在沉思,回味与小龙女修练玉女心经那一刻。每一晚,他都期望周伯通会再来,把他带入武侠世界之中。但,似乎一切都是白等。这一夜,杨明又在窗前等待,半夜两点了,仍无半点动静。他想到小龙女的裸体,就有一股暖气涌到他下体周围。杨明并没有经常手淫的习惯,但此一刻,他有这种需要。他半脱裤子,双手将阳具掏出,便开始幻想小龙女如何按住他的会阴处。扬明双手一上一下,很快,下体已经胀硬起来。杨明心想∶“自从上次修练玉女心经以来,都没有射过精,这回一定要为小龙女射得透透彻彻。他用枕头压着阳具,一压一放,压得全身肌肉都收缩起来。他很想射精,但想起修练玉女心经时的步骤,便一一回忆起照做。他用手指压住会阴一压一放,与枕头的压放节拍交替着。直至极之冲动之时,他便将会阴放开,让精液射出。精液射得很快,很高,很劲,射到天花及窗门都是。他累极了,一觉睡到天明。第二天醒来,他才发现,昨夜精液竟然射穿了玻璃窗,也射穿了天花。杨明呆住了,原来那不是梦,他的确练成了玉女心经┅┅但是,将来要和女朋友Happy┅┅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- 终 -


 评分

 相关推荐

广告联系:12345678 网站地图